老百姓吃不起的海底捞,也玩“一勺三花淡奶”?

快消
2022.09.05
张勇豪赌,买单的不光是海底捞。


文丨李欢欢


01

业绩被关联方拖累


预制菜满天飞的2022年,没想到消费者对餐厅使用料理包的反应还这么大。近日,海底捞因猪肚鸡汤底系粉料冲泡而非现熬被消费者吐槽、并“顺利”上了热搜。社交媒体上,不少消费者表示海底捞锅底这么贵却直接用粉料勾兑,说不过去,而且粉料包中还添加了植脂末和氢化植物油,不太健康。


不过,也有部分“人间清醒”表示,让一个连锁火锅店每天现熬锅底,不太可能也不现实,“海底捞已经亏成那样了,再让它每天现熬汤底,那可以直接关门了”。使用料理包,是餐饮连锁化和食品工业化的必然结果,尤其是在火锅行业,门店为提升效率、节省成本,即使像主打鲜香的猪肚鸡汤底也不可能现熬,基本都是用提前制做好的料包。


舆论在网络上发酵之后,作为海底捞的料包供应商,颐海国际相关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回应称,因海底捞供应量大,为了方便操作选择添加料包,相关添加剂都严格按照法规进行添加,产品也经过检测合格后才进行销售。




事实上,很多消费者不知情的是,无论是海底捞自家门店使用的、还是超市里售卖的“海底捞”火锅底料并非出自海底捞,而是颐海国际,后者脱胎于前者,前者是后者最大的关联方客户。公开资料显示,颐海国际以火锅调味料起家,业务范围已覆盖到中式复合调味料、方便速食等领域,除了“海底捞”,近些年陆续推出了“筷手小厨”、“悦颐海”、“哇哦”等原创品牌。


就在海底捞因料包汤底上热搜的当天,两家公司相继发布2022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海底捞由于上半年亏损2.66亿元再度引发市场关注。受其影响,颐海国际的业绩表现也不理想,半年报发布后公司股价连跌两个交易日,跌幅总和超13%。


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颐海国际实现营业收入人民币26.89亿元,同比微增2.2%;毛利为7.65亿元,同比减少11.1%;公司拥有人应占净利润为2.63亿元,同比减少24.6%。


对于增收不增利的情况,颐海国际解释称,上半年餐饮行业受疫情散发、多发因素冲击较大,集团向关联方销售的业务陷入负增长;同时,得益于公司对产品结构的优化及加大对下沉市场的布局,集团向第三方的销售业务呈平稳增长态势,但原材料上涨、产品价格下降等因素拉低了毛利率。


具体来看,上半年,颐海国际来自海底捞及其关联方的营收为6.59亿元,同比降低26.2%。其中,来自海底捞集团的收入为6.58亿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也从去年同期的33.8%下降至24.5%;来自蜀海供应链集团的收入为153.2万元,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为0.1%。对于关联方收入的下滑,颐海国际表示主要受疫情影响,海底捞关店和暂停堂食对公司火锅调味料收入影响较大,进而影响整体收入。




关联方收入下滑的同时,来自经销商、电商、餐饮等渠道的第三方收入增长了18.8%,上半年贡献收入20.04亿元。其中,经销商渠道贡献的收入为18.58亿元,同比增长20.3%,在公司总营收中的占比从去年的58.7%攀升至61.9%,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渠道;电商渠道的销售收入为1.59亿元,同比降低10.2%,在集团总收入中的占比也从6.7%下降至5.9%。


分品类来看,火锅调味料依然占据大头,上半年实现实现营收14.23亿元,同比减少5.7%;中式复合调味料实现营收3.43亿元,同比增长6.5%;方便速食品类实现营收8.97亿元,同比增长19.9%。其中,方便速食品类增长较快,主要受益于上半年华东等地区疫情封控,消费者囤货行为带动自热米饭、小火锅等产品的销量。


02

在继续承压中突围


从营收结构可以看出,与海底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绑定关系,依然是颐海国际绕不开的话题。如上文所述,颐海国际脱胎于海底捞,早年只是海底捞旗下专门为其供应火锅调味料的子公司,2007年拿到独家、免费、无限期的“海底捞”商标使用权,2013年从海底捞集团拆分,2016年先海底捞一步在港股上市。


从2016年上市到2020年疫情爆发的四年间,颐海国际无论在业务上还是资本市场,都享受着海底捞快速扩张带来的巨大红利,一路做到火锅调味料行业第一名。业务层面,2016-2020年,颐海国际的营收和净利润一直保持着双位数增长,体量从10亿做到了50多亿,净利润从不足2亿上升到8亿多。资本市场上,其股价从3.3港元的发行价一度涨到148.3港元,涨幅超4000%,成为港股市场的抱团股。


转折发生在2021年,一方面受关联方海底捞业绩和股价大跳水带来的阵痛传导,另一方面,受需求疲软、库存积压、成本上涨及社区团购分流等因素影响,整个调味品行业陷入增长难、盈利难的困境,颐海国际所处的复合调味品赛道估值也开始回落。就这样,在大环境及关联方的共同影响之下,颐海国际的净利润落入下滑通道,营收增速大幅放缓,市值也大幅缩水。



但实际上,颐海国际近些年一直在大力推进“去海底捞化”,从营收和产品结构来看,此项工作取得了不小的成绩。梳理颐海国际上市6年来的财报可以看到,海底捞及关联公司为其贡献的收入占比在不断减小,陆续从2016年的超55.7%降至2019年的38.8%、2020年的26.6%,2022年上半年继续降至24.5%。这期间,颐海国际的总营收规模仍持续增长,可见颐海国际正在突破海底捞的限制,增强第三方的销售能力。


品牌和产品方面,则采取多元化战略去敲开C端市场和海底捞之外的B端客户。在主打产品“海底捞”火锅底料之外推出了其他原创品牌,产品品类也扩展到了中式复合调味料、方便速食领域,且两个品类的营收占比正在逐年上升。整体来看,颐海国际三大营收板块中,火锅调味料收入仍然占比最多,但已降到了52.9%,方便速食收入占比上升至33.4%,中式复合调味料收入占比达12.8%。


虽然,从各方面来看,颐海国际正变得更加独立和多元,但海底捞目前仍然是其第一大客户,前其业绩的好坏,对颐海国际仍然有着直接的影响。再加上二者在股权结构等方面的绑定关系,在高度敏感的资本市场,海底捞的业绩和口碑表现,必然会影响颐海国际。


除了关联方的影响,颐海国际也难逃行业大环境的扰动。上半年受原材料成本上涨、疫情导致餐饮行业遇冷、终端消费需求疲软、同质化竞争严重带来价格战等因素的影响,颐海国际三大产品品类和各个渠道层面都出现了毛利率下滑的态势。公司的综合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32.7%降低至28.5%,净利率从14.9%下降至11.0%。


放眼下半年,行业的扰动因素依然存在,行业同质化竞争甚至还在加剧,而疫情的多点爆发又让关联方的业绩恢复充满不确定性,这些无疑会影响到颐海国际的业绩和盈利表现。另一方面,颐海国际虽做到了火锅调味料行业第一,但行业集中度不高,主要竞争对手天味食品上半年在同样的市场环境之下,实现了营收、净利润双位数增长,净利润增速甚至高达119.61%,显然,来自竞争对手的“狙击”不可小觑。


在大环境和赛道竞争态势越来越严峻的情况下,颐海国际能否在下半年继续承压之下实现突围,只能期待其第三方业务的开拓和下沉力度了。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快消
回顶部
评论
最新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