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遍全中国的小酒馆,竟然是这家“穷鬼乐园”

世界知识局
2022.06.29
中国人不配喝好酒?



文:局长

来源:世界知识局(ID:sjzhishiju


这个星期,北京疫情经过多方面的努力,社会面已经基本清零了。


这轮疫情的源头,不仅让很多人认识了不卖鸡蛋排骨只卖酒的“天堂超市”,也让很多三四线的酒鬼,惊讶于“酒吧届并夕夕”的海伦司,竟然开到了北京工体。


没错,在这座人均GDP超2.8万美元的国际化大都市里,依然有着“骑自行车上酒吧,该省省该花花”的消费主义刺客。



不止如此,除了在消费升级圣地三里屯之外,北京的几大黄金商圈里,海伦司也是遍地开花。

究竟这家“穷鬼乐园”为什么这么能打,难道中国人就不配去好酒吧吗?

 

01

海伦司是不是做慈善


在小镇酒鬼的眼里,海伦司基本等同于酒馆届的非盈利组织。


无论你是不是第一次踏进酒吧的新瓜蛋子,还是吐遍五环的老酒腻子,当你踏入这家小酒馆时就会发现,一切经验值都是徒劳。


这里没有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穿着一身帅气西装的Waiter,没有手速快到残影的调酒师,没有让人感官刺激的装潢,更没有威士忌里晶莹剔透的冰球。

图片

但你只要踏入这个穷鬼乐园,就立即如同掉入兔子洞一样,被低到玄幻的餐单价格,蛊到飘飘然。


新客进店送半打啤酒,1毛钱的可乐桶,全店啤酒单价不超过9块,软饮价格通通打骨折,甚至欢迎你自带小吃.......



在便利店调酒都要30元一杯的时代里,各种在海伦司“占便宜”的暖心回忆,拼凑成一出大爱无疆。



这种“10块钱喝好,20块钱喝倒,30块钱喝跑”氛围下,任你是不沾酒水的编外高僧,也要弃禅跳墙而来。


而雪糕给不了你的自由,车厘子给你不了的放纵,所有穿肠而过的任性,都能在海伦司里被狠狠包容。

图片

这些常年被海伦司偏爱的上帝们,每每在这里聚会时,甚至不忍心使劲喝,生怕给这个秘密花园喝破产。


即便这里的服务四舍五入算是全靠自助,又或者装修和家具禁不起细品,但你不嫌我穷,我也不嫌你土。


只要菜单上还有10元一瓶的科罗娜,咱们就能继续处。

图片


和顾客躺平的消费观不同,虽然把价格干成了路边摊,可便宜不等于摆烂。


海伦司这种进口酒卖成山寨价的逆向思路,让一些只泡高端酒吧,吐商务厕所的酒鬼,在见识过一次红牛桶的开怀畅饮后,立马转头麾下,香到走不动道。


对于一个只喝酒不泡吧的酒鬼来说,什么才是快乐星球?


局长翻遍了全国城镇的酒吧名单,这上面分明写着三个字:海伦司!

 

02

从南京到北京,买的没有卖的精


和想象里赔本赚吆喝的情况完全不同,海伦司这家“穷鬼乐园”,是如今上市港股的“酒馆第一股”。


想不到吧,多快好使,节衣缩食还能毛利率78.5%的海伦司,赚的钱可一点都不比茅台少。


就算你往死里喝,全国开了700多家的老板也就每年含泪赚下8个多亿



没DJ没气氛组没调酒师,甚至都没长岛冰茶。


土掉渣的海伦司,靠着低人工,烂门面,半卖半送的酒水和没有服务可言的赤贫人设,不仅在一线城市活下来,还活的倍儿好。


这一切的商业神话,还得从海伦司的东家说起。


2005年前后,退伍后当了3年保安的湖北人徐炳忠,求职之路高不成低不就,创业未半而中道又找不到好项目。


只得每天和战友们喝酒聊天,卧薪尝胆。


直到有一天经别人提醒,徐炳忠才猛然发现,这小酒馆掏走不少自己口袋的钱。


这钱与其让别人赚走,还不如自己开店卖酒。



于是带着不多的积蓄,徐炳忠打算在成本较低又有小酒馆文化的老挝试一试水。


徐炳忠的想法非常上道,被法国殖民的老挝最不缺的,就是没故事还爱喝酒的背包客。


短短几年就在老挝拿到一血的徐炳忠,衣锦还乡开始布局自己的雄图伟业。


在北京五道口的一个隐秘角落里,第一家海伦司正式开门迎客。



价格极低的酒水以及轻松自在的氛围,很快就让这个谈不上高档的小酒馆里,每天都谈笑有年轻人,往来留学生。


也正是从这个时候起,徐炳忠得出一条结论:想要小酒馆赚得红红火火,首先要拿捏住了大学城,然后再卡紧了大学生。


03

得年轻人者得天下


要说徐炳忠3年的侦察兵真是没白当。


自打第一家店开业以来,海伦司的最大消费群一直都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


从大学期间培养起来的情怀,在就职后更割舍不下。


初入职场的小镇酒鬼们,他们的租房生活不是国产剧里的大house,也不是烦恼20岁该背多少K的包包,更没有混不下去就回去继承的家族集团。


被PPT和996轮番轰炸过后,急需在小酒馆里喝喝酒,吹吹牛,骂骂人的小镇酒鬼,比起为气氛组和DJ们付费,他们更倾向于有个能清空压力的第三空间。



非整那些不必要的仪式感,无非是给自己花钱找个借口。


也正因如此,本着“莫欺少年穷”的想法陪伴他们长大的海伦司,用极简轻社交的方式挽住了好几代酒鬼的心。


2016年2月,在即将关门的武汉东湖海伦司里,一场盛大的告别正在上演。


从全国各地赶来参加的酒鬼们,在这个曾经活动过的据点里,吹完最后一瓶酒。


他们中的有些大部分人,在这里敲完了毕业论文,谈崩了初恋,又喝散了谢师宴。


关于青春的的点点滴滴,都在海伦司的可乐桶见证下走完。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海伦司就像是陪小镇酒鬼们,走过青涩时代和清贫岁月的患难老友,在迎来送往之间,流露出道不尽的青春,说不完的故事。


而被钟薛高痛打,被喜茶教做人的“海王”们,能一直拥有不惧买单的点酒自由,这就是海伦司存在的意义。


这么一说,在处处消费升级的压力下,让所有人都能喝到痛快的海伦司,拿下几亿中国人也就不足为奇了吧?

创博会2024 食品创新交流群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世界知识局
回顶部
评论
最新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微信公众号
Foodaily每日食品
扫码关注Foodaily每日食品公众号
微信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分享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