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家京都咖啡馆漫步,让时光雕琢的美好停留再久一点

行走与咖啡
2022.10.01
暂先码出十家京都的新老咖啡店,各位方便之时可去觅咖育肥。

文:七七七要喝咖啡

来源:行走与咖啡(ID:walkingcoffeemap)


京都的年间咖啡消费金额在全日本位处前列,其最早的咖啡店可追溯到明治时期,到了19世纪20年代初期迎来了咖啡店的繁荣时代。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不提供酒精饮品」的「纯喫茶」咖啡店被单独划分出来,也就是现在喫茶店的一种。


当然,京都也不全是历史悠久的老铺喫茶,现代风格的精品咖啡店追得很猛。好在岁月把京都彫啄得巧,昭和与现代的结合使得彼此个性尽显又不产生过分的违和混杂感

暂先码出十家京都的新老咖啡店,各位方便之时可去觅咖育肥。


❶ blend Kyoto

京都府京都市中京区笹屋町447


blend开店于2021年的三月,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势头极旺,吸引了一众咖啡爱好者前来打卡。



店由一座百年老宅改造而成,开在安静的竹屋町。古宅质朴浪漫有格调,内装以黑色系为主。有心自然巧,这里也曾是店主曾祖父经营杂货店的地方,祖孙俩在同一空间的不同时间中接待往来顾客,停歇、忙碌,反复如此。





虽说是老宅,内藏的灵魂可谓活泼有力,店主和店员姐姐性格开朗到不行,活泼健谈,聊天的口子一旦被打开就像被泄洪,话头不断。




事实上,店主奥井桑本职是名设计师,冲咖啡看起来更像是爱好。短时间内把咖啡店经营如此火热,离不开他此前在东京的多家名店修行学习这个快速且有效的方式。一时难讲咖啡师和设计师哪个身份更受大家的欢迎。



店如其名,这里只提供拼配咖啡。手冲咖啡亦是如此——需要客人从豆单中自行选择两款豆子由咖啡师拼配出品。



咖啡以外,店内也常备小点心,闲来无事可以来坐坐,在一座老宅里一口甜品一口咖啡,瞥一眼外面的好天气,再侃上他几十几百句。


❷ WEEKENDERS COFFEE

京都府京都市中京区骨屋之町560 離れ




提到京都的精品咖啡店,相信很多人都绕不过这家。


WEEKENDERS 的主理人金子将浩开始接触咖啡是在2005年,起初只是一家提供吃⻝的超入门级咖啡店。但他觉得,仅仅做到这样便难以向客人传达出自己真正想表达的东西。于是他潜心研究,终于在2011年转型做了一家自家烘豆的咖啡专⻔店。



经营了第一家后,这家位于富小路停⻋场尽头的二号店又在2016年开业了。占地虽只有5坪(约16.5平方米)上下,却也注入了金子将浩的心血,无论是咖啡还是微景观,斯是窄室,唯吾用心,何狭之有。



适当的绿荫遮阳,安静、和谐。一杯拿铁,量不多,加过冰装在普通大小的杯子里只有半杯上下,就是在这样的小店,烈日下焦躁的心轻易地被熨贴,得以安顿。



这家有着二层古宅的咖啡店不知何时成为了京都咖啡店的象征之一,至今仍然具有无穷的吸引力。总之,碰到像这样带小庭院的古宅咖啡店记得领取一个赏景小buff,可不要浪费。


❸ style coffee

京都府京都市上京区桝屋町360-1


style coffee是一家浅烘咖啡专⻔店,低调地开在一栋普通办公楼的一层。



店内的装修是清水挂,简单干净,注重留白,只在⻔口设两三张⻓凳作为客区,剩下的空间都用来作为吧台操作区以及烘焙区。挺简单的小店,偶尔也会改变布局,上次来操作台还在右侧,这次就换到左侧了,又添了一块可以立饮的区域。



店主黑须工经验丰富,曾在WEEKENDERS COFFEE任职烘焙师,2019年独立出来经营style coffee。



提供的饮品也很简单,除了意式的浓缩、拿铁,再就是多种豆子可选的手冲、冷萃,总之除个别期间限定的活动,日常只有咖啡。



其中,冰咖啡除了常规冷萃,还有稍费时耗力的急冷咖啡。即正常冲煮一杯热咖啡后放进冰水中进行物理降温,待冷却后倒入已冰好的玻璃杯中。整个过程中不加冰块,力求咖啡风味损耗最小,保证完整性。浅烘咖啡酸味丰富,果香出众,口感干净,更容易表达豆子本身的性格特点。黑须做的正是这种释放豆子本身个性的咖啡。



大多数的店通常用文字来表述咖啡的风味,比如最常见的风味卡。黑须对于咖啡的解读表达方式非常理科,这一点可以从style coffee的网站上看到,同样是味觉到视觉的转换,style coffee选择用曲线图来描述咖啡的口感与风味变化。


❹ COYOTE the ordinary shop

京都府京都市下京区東塩小路町939 キャンパスプラザ京都 1階



COYOTE是家开业刚满一年的新店,在京都站前キャンパスプラザ京都的一楼“玻璃房”里,玻璃立面明亮现代,通透轻盈,绿植点缀又多了几分自然感。地理位置方便,出了站不用远走,十分适合刚出门就累的朋友歇脚。




店主之一门川雄辅曾在萨尔瓦多生活过近两年,那段时间受到很多当地庄园主的照顾,所以店内的单品咖啡直接从相熟识的庄园订购,全部选用萨尔瓦多产的咖啡豆。



另外秉承「100%使用植物性原料」的原则,牛奶鸡蛋一概不使用,所以店里没有常规的牛奶拿铁出品,默认为燕麦拿铁。



估量着这里毕竟是站前咖啡店,地理位置过于方便,节奏会不会过于简单直接快速。结果并不是,咖啡师仍乐于为你详细介绍各款咖啡的风味,或根据你的喜好推荐。并且会附张风味卡帮你调动感官品尝咖啡。


❺ 市川屋咖啡

京都府東山区鐘鋳町396-2



市川屋咖啡古朴沉稳,看起来像是家有年头的咖啡店,其实2015年才开业。之所以令人恍惚,给人一种老灵魂的感觉,除了门口的淡蓝色青瓷招牌和白色暖帘附带的复古感外,更是因为这里的年代感确实是由时间真材实料填充的。



这家店铺是由陶艺工房改造而成,至今已拥有200来年的历史。



店主市川阳介出生在一个制作清水烧的陶工家庭,现在咖啡店的前身正是市川祖父当年的工作室。传承的古建筑才使得这家店模糊了时间的界限,多了无法伪造的历史厚重感。当然,店内仍看得到祖辈事业被珍视的痕迹,比如青瓷的招牌,比如三种拼配咖啡之一叫做“青瓷”咖啡



除此之外,不得不提市川屋的另一明星产品——应季水果三明治,水果用量够实在,切面够漂亮,收获了极高的人气。



比起那些拘泥于产区的昂贵水果,实在而日常更会让人舒心满意,长时间依恋。


❻ INODA COFFEE

京都府京都市中京区道祐町140



昭和15年(1940)创业的INODA COFFEE,至今已有八十多年的历史,作为京都喫茶店代表的老牌店铺代表当之无愧。单是京都市内就有八家店铺,京都外也有陆续开店。



INODA COFFEE本店位于京都中京区的三条,店面像是会印在纪念邮票上的京都町风的老式建筑。内装宽敞明亮、高挑的举架及华丽的墙壁创造出非常强烈的空间感。本店就在出站口脚力所及的距离,客量不虚,甚至为常客设置了专用桌位——“五号桌”



本店一进门右手边的圆桌就是赫赫有名的“五号桌”了。若是没有店员的引导,那里是不能随便坐的,不过要是他们偶尔疏忽来不及提醒,有客人坐了也就罢了。



“京都的清晨从INODA的香气开始”,口号中所说正是「京の朝食」——仅在早餐时间限时供应的人气菜单。牛角包搭配滑蛋沙拉、果汁,以及创业开始就极具人气,被称为INODA的颜面担当的拼配咖啡“阿拉比亚的珍珠”。 



店内没有BGM,空间中流淌的是客人们的闲聊声和杯盘的轻碰声,生活气息更浓些。



在独特的气韵氛围中享用一顿较丰盛的早餐,京都的早晨,可以从一个轻松且有着大人感的清晨开始。



❼ FRANCOIS (フランソア喫茶室)

京都府京都市下京区船頭町184 四条下ル 西木屋町通



昭和9年(1934)战时下创业的老铺喫茶室FRANCOIS,是第一个被指定为日本「国家有形文化财产」的咖啡店。



创始人立野正一的创业初衷,是想在战时为大家创造出一个可以自由谈论反战和前卫艺术的场所,于是就有了FRANCOIS。更为难得的是,现在店内基本保持着1941年改装后的样子,漫长岁月仿佛在这里不曾流动。



内装以豪华邮轮为灵感,彩色玻璃窗、白色天窗、红天鹅绒椅子,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名画艺术作品。除古典优雅外,还保留了风靡当年的沙龙风咖啡店具有的复古摩登感。

光顾FRANCOIS的画家、作家、电影工作者及大学教授等文人雅士不曾断过,我们甚至可以在一些文学作品或者影视作品当中见到FRANCOIS的身影。


寥寥数语很难勾勒出这里的韵味。在FRANCOIS ,这艘无畏时代变迁的喫茶豪华客船上带给人一种,这里随时都有着可以让人把时间与情绪交放在这里的安定感。


❽ Coffee Smart

京都府京都市中京区天性寺前町537


smart coffee本店位于京都三条的一条热闹的商业街上,店铺外观朴素温暖,放眼望去与其他新老商铺无异,却已是创业90年的老店。最初,「smart coffee」是以「smart lunch」为名出道的,直到二战后才改成现在的名字。



目前是京都现役自家烘焙咖啡店中资历最深的一家。



店里的招牌拼配咖啡自开店以来从未变过,选用了哥伦比亚,巴西,埃塞俄比亚,印度尼西亚和多米尼加5种咖啡豆。咖啡出品稳定,得到大家广泛认可,绝不出错。到了这里自然要点上一杯试着感受日复一日积淀下来的味道。



店有两层,一楼是咖啡,二楼是午餐。早上八点就开始营业,但不同于大部分的喫茶店的是,这里没有早餐套餐,全时间段都是统一的菜单。



所以不管什么时候来,都不会错过配方传了三代薄饼(ホットケーキ)、夾满滑嫩鸡蛋的三明治、还有至今仍照着店主妈妈50年前研发出的配方制作的法式吐司


❾ 名曲喫茶 柳月堂

京都府京都市左京区田中下柳町5-1



学生街曾有数不胜数的“名曲喫茶”,后来由于时代的变迁和种种原因无声息地消失了很多,一些经历岁月洗礼仍营业至今的时代喫茶店就更备受珍视,柳月堂就是其中之一。 



柳月堂创立于1953年,经营也并非一帆风顺,中间曾经历过一次长达两年的闭店,后来在熟客们的期许下再次返场。



喫茶店内分为「談話室」「リスニングルーム」(listening room)两个空间。listening room对客人有着很高的要求,不可以交谈、不可以使用电脑、甚至不允许在这里脱下外套,总之不可产生任何妨碍欣赏音乐的声音。刚进入这里,处处是新,室内的黑胶墙,木质扩音器,三角钢琴,羽管键琴等各种古老又有质感的音乐饰品。有使人迅速沉静下来、沉浸进去的力量。



相比listening room,谈话室要轻松得多。这里曾经被当作bar来使用过,至今还保持着当年开业时的结构和细节,“一枚板”的吧台,古董家具,还有各种精致的玻璃杯。



在这里消磨时间更自在,可以聊天,音乐也与listening room同步,当然是来自不同扩音器的,音质不比那里。


➓ 六曜社

京都府京都市中京区大黒町40-1



提到京都的老喫茶店,那一定会有六曜社。六曜社咖啡店创办至今已经过了72个年头,目前的店主是第三代。

六曜社共两层、一楼是早八点开门的喫茶店,来得早可以点一份早餐套餐;地下店是家coffee&bar,要中午才开始营业,到了晚上又会变身成bar。



虽同为“六曜社”,实则是一个名字两个灵魂。两家店除了营业时间不同外,提供的咖啡也有所不同。一楼有低矮的沙发座椅,昭和感氛极其饱满,柔软地包裹住每个前来的客人、莫名令人安心。这里只提供一种咖啡——日式法兰绒手冲,多年来一直守护传承着祖父母辈的味道。现在的生活节奏过快,但这里的时间流逝得慢,大家不急着喝完也不急着离开。



店内早餐时间段外不禁烟,桌上除了烟灰缸还备了店家自己的火柴盒,如果你喜欢,和店主打过招呼可以带走留作纪念。


与地上店不同,地下店的咖啡是滤纸手冲,不过种类更丰富,提供十余种产区的咖啡。



精品咖啡店的突起对于老铺喫茶店的发展有一定程度的抑制吗?应该有的吧,但仍有大把的人愿意对老铺喫茶店投入热忱。时代喫茶店难以建立却可以被轻易摧毁,但愿京都可以将这种难得的生态平衡保持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去京都频率不算高,也就一年一两次。每次去都是单纯走走逛逛,倒是特意留过京都咖啡活动,但特遗憾时间不太行都没赶上过。


去咖啡店吃早餐的话、在东京和在京都还是不一样的。东京只要是有早餐套餐的咖啡店就可以。但是在京都就一定会选深受当地人喜爱的老铺喫茶店。京都的这些老铺喫茶店除了经营得年头久外,还有个特点,就是很多店都是从选豆烘豆就开始“插手介入”,每道工序都自我把控。


常客是爷爷奶奶居多,他们年纪偏大动作不会太麻利,轻拿轻放、闲余翻翻报纸,看到这一幕感觉早餐或者说生活节奏就该这样,安安定定,稳稳当当。京都给我的感觉差不多也是这样,就是它的节奏不会像东京那么快,把生活空间挤得不像样子。这个城市的发展愿意和年轻人一起大步往前走,也愿意带着或者等一等脚步慢的长辈,容易看得到以前的人的智慧和汗水,和对生活的态度与质量上的讲究。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行走与咖啡
回顶部
评论
最新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