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金融茶崩盘:曾经价值千万的,如今只值200万

快消
2022.08.10
从“春茶”凉到“金融茶”,茶老板们的“小心脏”还好吗?



文:李珂

来源:快消(ID:foodaily)


01

金融茶崩盘

炒茶客血本无归


近日,有普洱茶藏家发朋友圈称,“目前普洱茶市场一片萧条。买了一千万大益,如今也就还剩两三百万,跌去了三分之二;其他小品牌更是惨不忍睹。云南普洱茶已进入下半场,日后也只有品牌、品质和稀缺的老茶才能成为市场热点。”



事实上,受大环境影响,整个茶业行情下滑,曾经能在芳村掀起风波的金融茶,如今更像是石沉大海。正如一业内人士所言,“普洱茶崩得太彻底了,几乎每个大老板库房都压着进价上亿的茶完全卖不动……其实,整个茶叶内销外销行情疫情以来就没好过。如今的行情不是靠几饼茶便能起死回生的。”


在业内人士看来,是大益茶“金融茶”的崩盘,导致了当下整个普洱茶行业的艰难处境。


2008年,大益茶掌门人吴远之看中了央视的广告效应,他不顾公司其他高管的反对,斥巨资在央视黄金时段投放品牌广告。率先发动的营销战争,帮助他在茶叶市场抢占了先机,拿下了大量的市场份额。随后,大益茶又开始推出授权专营店,前后在全国开了两千多家专营店,品牌塑造和专营店都是吴远之的工具,而他真正的目的是给茶叶赋予金融属性,让茶叶炒作变成一本万利的买卖。

图片


2012年,“大益茶”开始经销商期货模式,在芳村茶叶市场出现了“期货交易”这种独特的模式——只要有货单,就可以找茶客缴纳定金,但不做实际交易,等茶叶价格攀升后,由上一个茶客再卖给下一个茶客,如此循环往复。甚至,金融茶市场还诞生了专门的网站、小程序和App,升跌指数、大盘指数、K 线应有尽有,形成一个类似于股票、期货的成体系市场,并由此开启了炒茶市场的疯狂。


2020年初,正值勐海茶厂成立80周年,大益即将推出的生肖饼“洞天福地”,再次成为炒家关注的焦点。在大益官方尚未放出茶品有效消息前,仅凭“80年厂庆”这一消息,第三方平台上的鼠饼价就从3万元炒到5万元。信息公布后,鼠饼的配货量比大众预期少了近一半,直接给熊熊燃烧的价格浇了一把热油,一天之内暴涨到11万元。


以大益茶为代表的金融茶,在去年终于达到炒作巅峰。据业内人士粗略估计,套牢的炒作资金起码有上百亿元。不过,随着大庄家的撤离,当下金融茶的流动性基本为零;以金融茶的发行价做参照,下跌空间仍深不见底。截止今年8月初,大益茶旗下许多品类跌幅超过100%,仍无人问津。

图片


一家专门做普洱茶网络电商带货企业的负责人表示,2022年的普洱茶市场低迷的程度远超所有人想象。“近两年,普洱茶因为金融茶的属性吸引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其中,种植面积也越来越大,市场反而越来越不好”。


对更多业内人士而言,茶叶市场,大茶企是最先知道行情冷暖的。可今年,头部大茶企被金融茶震伤,也没有往年的风光。大茶企行情不好,整个茶叶市场都没有了主心骨。更有业内人士无奈地认为,如果当下的普洱茶市场能像2007年,2014年一样彻底推倒重来倒也不错。


02

“年轻”普洱茶

为何总起起落落


没有任何一款茶像普洱茶一样,短短二十年,从默默无闻到世人皆知。


从普洱茶的历史看,首次辉煌可追溯到清朝,但在近现代重回沉寂。直到2000年后,港台资本瞄准普洱茶原产地云南。经过宏大的布局,先回收完云南民间老茶,又通过资本,控制当时半死不活的普洱茶企。在专家学者的宣传下,普洱茶健康功效被不断传播。在一场场拍卖的加持下,伴随着马帮进京、普洱茶坐上瑞典游轮环游世界。



不过,在“百年贡茶回归故里”的的盛大簇拥下,到2007年中旬,由于茶山过度采摘,茶叶品质下滑引起大陆普洱茶市场的茶价崩盘,整个市场连续三年一片萧条。在这期间,各普洱茶商低价转手快速“抛茶”的情况比比皆是,有些抛不了茶的茶商甚至直接关门跑路,毫不夸张地说,许多茶商在短短的一夜之间从原本坐拥千万变得倾家荡产。


此后,许多茶企开始自创普洱茶品牌,“古树茶”的概念也随之兴起,并逐渐占据了普洱茶市场的主流地位。直到2010年,普洱茶终于在一大波打着古树茶招牌的茶企带动下逐渐复苏。紧接着,普洱茶电商迎来爆发的一年,许多企业都由实体转为线上经营,开展了线上线下同步运营的模式,不仅仅是传统的普洱茶品牌,许多小茶企也很快进入了电商平台。


2013年,炒作之风又开始复苏,名山茶开始疯狂,春茶的收购价格个别产区上涨达到120%。不仅如此,随着名山茶的兴起,茶商给各个名山的茶农带去了丰厚的收益,许多茶农因此暴富了起来、甚至曝出晒钱的事情,随之而来的是茶山争相上茶山抢购的热潮。


不过,2015年,随着老班章茶叶滞销的消息被央视财经曝光,普洱茶市场再次陷入被动局面,市场开始受冷、价格也迅速下跌,订单持续减少销量大幅度缩水。



近几年,包括六大茶类在内的整个茶叶市场都面临产能过剩的问题。虽然相比绿茶等品类一两年卖不出去就成废茶,普洱茶由于越陈越香,储存期达到十几年到几十年,这貌似给很多老板提供了更大的周转空间;但实际上,从市场层面来看,普洱茶当下的产能问题在茶叶里也算相当严重。而现阶段的普洱茶库存,正是自2015年古树茶市场萧条之后便开始累积。


期间,普洱茶新型饮品(如大红柑、小青柑等)的迅速崛起让从业者看到了新的希望和前进的方向,柑普洱茶所创造的价值更是达到了16亿。不过,这也是普洱茶最后的光鲜。随着金融茶热潮的到来,普洱茶品类又一次陷入了非理性的疯狂中。


唯一令人欣慰的消息是,就整个普洱茶市场来说,金融茶,始终还是一小部分人投机取巧的发财游戏。对于普洱茶而言,真正的古树茶总量确实是稀缺的,但不足以支撑起如此高的价格,稍微降低一下品质要求,名山小树不稀缺、普通普洱茶不稀缺,何必吊死在一颗树上,消费者越来越聪明了。


当下,在大部分茶叶公司老板的库存无法消化之际,部分茶叶公司的老板甚至盯上了网络电商和直播带货销售。据了解,3月下旬以来,有的企业在直播中已经打出了9块9冰岛老茶的标签。或许,伴随着金融茶泡沫的破灭以及庞大库存带来的现实问题,普洱茶真到了挤干水分,让大多数茶客都喝得起茶的时候了。


03

产能过剩下

消费不足引“后患”


值得注意的是,普洱茶当下的困境并非茶市中的孤例。今年,疫情、金融茶,以及综合因素对实体市场的打击,交织在一起导致了茶市整体行情的低迷。无论大茶商还是小茶商,茶叶都不好卖了。然而, 比茶难卖更无奈的是:很多茶老板看不到希望。


一位从业者表示,“常言道:春茶凉,一整年都凉。但是,今年春天,茶山客流量锐减,茶商的观望情绪也很严重。从价格来看,今年明前茶在3月20日前后上市,每斤价格要比去年低100多元。谷雨后,茶叶价格更是一路下滑,现在,每斤毛峰价格也就100多元,好一点的200多元,比去年低了20%左右。”


据另一茶商介绍,今年明前茶按品质每斤卖400元-800元,比去年低15%左右,谷雨后价格已降低到每斤180元左右。不少经销商表示,今年都不敢多收购茶叶,担心卖不出去,“疫情对我们影响很大,往年每天都有几十人来买茶叶,现在每天就一两个人。”



一位安徽茶企负责人表示,因为疫情的影响,今年的销售情况不理想,以太平猴魁为例,今年的销量约1.2万斤,比去年减少了2000多斤。“今年的茶叶行情很不好,种植利润要比去年低了20%。”他认为,产能过剩问题,在行情好的时候,用新茶养旧茶,茶企有流水,产能可以忽略不计。一旦行情不好,产能问题就会更加严重地暴露出来。


而在茶老板们看来,今年整个春茶做下来,简直跟2015年一样惨不忍睹。大到工资房租、中到快递费,小到一张棉纸,都是由卖茶的收入撑着。除去房租水电的开支,除去茶艺师和其他员工的工资开支。 茶老板手里的钱,还没有员工领走的工资多。


为吸引更多的客商来买自己的茶叶,一位小型茶企负责人开始在今年4月中旬太平猴魁上市旺季的时候利用抖音直播茶叶采摘炒制过程,短短十几天就有十几万人次观看。“在直播的过程中也有一些消费者购买,但是量仍然不多,一个月左右才卖出去不到10万元的茶叶,不到线下销售的10%。”


中国的茶市体量依然庞大,即便是身处漩涡中的普洱茶,或许在局部雪崩之后再爬起来,又将是一个全新的市场。不过,对大多数茶老板而言,困惑之处仍在于:现在整体大环境不理想,茶叶市场新的营收和利润增长点、新的风口,又在哪里呢?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快消
回顶部
评论
最新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