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当前位置: 首页 » 市场资讯 » 产品&市场 » 调味品 » 正文

五年四闯IPO,“老干爹”疯狂为哪般?

  •   来源:财经新知  作者:张钊  发布日期:2020-11-27     
 

1123日,香菇酱企业仲景食品登陆创业板,截至午间休盘,总市值达121.8亿元。

然而,一天之后的1124日,仲景食品股价即出现下跌,一天之内市值跌去3.85亿元。

对于资本市场而言,仲景食品最出名的地方不在于一年销售3亿多瓶香菇酱,这家被誉为“老干爹”的食品企业,号称是老干妈的强力竞争对手,其更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五年四闯IPO的经历。

除此之外,在仲景食品背后,创始人孙耀志掌控的横跨工业、农业、商业、医疗、养生、食品六大板块的“宛西系帝国”更为吸引注意。

作为草莽英雄,孙耀志白手起家的创业史完美演绎了“时势造英雄,英雄亦造时势。”

01

从“大蜜丸”到“老干爹”

19518月,在河南省内乡县余关乡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孙耀志出生了。在当时河南农村,贫穷成为他成长路上最大的绊脚石。因为家里穷,只上了两年初中的他被迫辍学,不想当农民的他,把参军当作自己改变命运的唯一希望。

终于在17岁时,孙耀志应征入伍。本以为部队能够实现人生理想,但当飞行员的梦想也离他而去之后,受到致命打击的孙耀志大病了一场,随后决定退伍回乡寻找出路。

自此,孙耀志才开始他的“逆天改命”之路。1985年,34岁的孙耀志当上宛西制药厂长,在此之前,孙耀志先是在西峡县工业物资站工作,而后历任宛西制药厂副厂长、西峡县经贸委当人事科科长,其履历不可谓不光鲜。

孙耀志当时接手的宛西制药厂在1978年成立,到了1985年,药厂共有200多个工人,但即便守着八百里伏牛山这么好的天然药库,药厂却连年亏损,在孙耀志上任时,药厂工人已经有连续两个月没发工资。现在来看,其上任不免有临危受命的意味。

 

早期宛西制药厂

上任后为了给药厂找条真正的出路,孙耀志亲自带着副厂长、销售科长等五六个人去推销药厂积压的产品“大蜜丸”。但在第一站江苏徐州,他们就遇到了地痞流氓,同去的几个人都被打了,孙耀志也被打得鼻子流血。

这里面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桥段,在孙耀志带着供销科长靳明义来到河南省辉县时,正值一年一度的百泉药交会开幕,但他们在接待处报上自己的厂名“宛西制药厂"时,却被告知完全不知道这个厂子,被人当场赶了出去。事后孙耀志才知道,这里只接待有名气的大厂家,当时在百泉没有宛西的立足之地。

经历这几次挫折后,孙耀志依然没有退缩,就这样,北上沈阳,南下广州,东进上海,西赴兰州,穿行923市,历时9个月,孙耀志带着手下行程万余公里。而这在宛西制药的发展史上也被称为“宛药长征”。此次“长征”之后,宛西制药厂的订单也多了起来,但这些订单只能解燃眉之急,没有后续资金支持生产,宛西制药依然挣扎在死亡线上。

但经历了此次“长征”后,孙耀志奠定了自己作为厂长的主导地位。很快,转机也随之出现。在孙耀志的推动下,宛西制药和江苏中医研究院联合开发出新品“痛经宝颗粒”。作为一款缓解女性经期疼痛的产品,国内厂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女性生理期药品市场。

在西峡县里,孙耀志通过征集命名活动,最终给这款产品的品牌名称命名为“月月舒”,并于1991年开始在央视上投放广告大规模宣传。当电视台播出家喻户晓的“服月月舒,月月舒服”的广告时,孙耀志成功赚到第一桶金,根据公开数据显示,“月月舒”在1991年销售额就达2800万元,1993年攀升至6000万元,1996年达到8000万元。

 

新产品带来的甜头让孙耀志一发不可收拾,此后,宛西制药进入到快速扩张期。

1999年,南阳仲景制药厂破产,孙耀志以808万元将其收购。除了这家工厂本身,孙耀志更为在意的是“仲景”品牌名。从此以后,宛西制药所有的产品才真正冠上“仲景”的名头。

而此次上市的仲景食品,其前身正是在2002929日成立仲景大厨房股份有限公司。起初主要以花椒油等调味配料业务为主,后于2008年率先推出仲景香菇酱,成为国内香菇酱品类的佼佼者。

在仲景大药房成立之初,作为宛西制药旗下全资子公司,一直从事香辛料精油、精粉的提取销售工作,但由于香辛料这块儿的客户主要是食品企业,所以少为人知。而仲景大厨房的掌舵者朱新成,在管理仲景大药房之前,已经在宛西制药工作了20年。创业之初,朱新成切身感受到作为全国香菇之乡的西峡香菇附加值太低,所销产品多以以鲜菇和初加工的干菇为主。但方便面袋的酱包给了朱新成启发,把香菇做成酱成了新的方向。

2006年,朱新成开始采用做豆豉的方法进行研制,经过3年试验,终于研制出了发酵型香菇酱,并开始进入品牌策划营销。2008年,仲景大厨房正式推出仲景香菇酱。

 

此后在20101月,仲景大厨房花费40万元从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购买了《采蘑菇的小姑娘》歌曲的电视广告使用权,之后更是支付44万元的版权费,获得了该歌曲用于其旗下产品“仲景香菇酱”品牌传播的使用权,自此,仲景香菇酱才算是慢慢进入我们眼中。

又因为仲景大厨房在业内经常被媒体冠以“比肩老干妈”的称号,因此被行业人士戏称“老干爹”。

02

五年四闯IPO,心急上市

1998宛西制药厂就行改革,成了民营企业,孙耀志也正式成为一名坐拥宛西制药厂的民营企业家。

此外,当时在1952年成立的西峡县汽车水泵厂也开始企业改制,2001年,孙耀志花了1000万元将西泵的控股权揽入怀中,西泵成为宛西制药的控股企业。在兼并后当年,西泵产值一下子从不足2000万,突破到5000万元,而后在2011年,西泵股份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看到西泵上市带来的收益,孙耀志也开始为仲景大厨房上市铺路,2014430日,孙耀志对宛西制药进行了一次存续分立,存续公司为宛西制药,新设公司为宛西控股,宛西制药承继宛西制药分立前的医药、食品等业务,而控股上市公司西泵股份、连同房地产及其他投资版图归入宛西控股。

 

到了201511月,仲景大厨房首次提交招股书,但最终因存货增长较快、三方支付在收入中占比较高而未能过会。

两年之后的20174月,仲景大厨房再次提交招股书,但这次等待它的反而是更加强硬的回复。仅仅在两个月后,证监会就以控股股东信息披露违规、生产许可证存疑、业绩波动较大、财务瑕疵较多等47项问题否决。

其中,控股股东信息披露违规是指在2016322日至324日期间,仲景大厨房的控股股东孙耀忠(孙耀志弟弟)累计减持西泵股份总股本7.91%的股份,在减持比例达到5%时,企业没有履行报告和信息披露义务。对此,发审委对发生上述情形的原因、是否构成重大违法违规行为、是否有其他处罚风险提出了质疑。

此外,最有意思的是生产许可证存疑这一点,在其申请文件称:仲景大厨房的主要产品为香菇食品和香辛食品配料,其中香辛食品配料为香辛料调味品,具有“风味物质数据化、产品浓度高,风味与天然风味基本一致,无有害残留、安全卫生”的特点。

而这一调味品在《食品安全法》中,属于食品添加剂的范畴。但在其招股书中显示,仲景已获得的生产许可证没有包括食品添加剂生产许可证。因此发审委对于仲景大厨房在没有取得食品添加剂生产许可证的情况下,生产前述香辛食品配料一事,是否违反了《食品安全法》提出了疑问。

在这次上市失败之后,更坚定了仲景大厨房上市的决心,在当年不仅把名字由仲景大厨房为了“仲景食品”,还更换了辅导机构、保荐机构和审计机构。并在20196月,公司开始第三次冲击A股,但在同年12月,中国证监会创业板发审委给出反馈,要求补充说明原材料采购情况以及相关业务资质等情况。

直到2020327日,仲景食品第四次更新创业板招股书。此次发行新股规模不变,但募集资金规模由3.92亿元增至4.92亿元,新增1亿元募资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能看出仲景食品为了上市也是不留余力。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经历了四次IPO闯关之后,仲景食品终于获批上市。

 

从仲景食品五年四次递交招股书的行为上,完全能反应其急切上市的心情。

此次上市敲钟仪式上,仲景食品总经理朱新成表示。“上市只是一个新起点,下一步,仲景食品将继续延伸产品线,开发出更多爆款单品。”

但对于仲景食品而言,其最大的依仗仍是自2008年以来推出的仲景香菇酱,根据此前披露的招股说明书,2020年上半年,仲景食品一共卖出香菇酱2575万瓶,实现收入1.56亿元,占其总营收的44.70%,而这一产品在近些年来的处境也并不是固若金汤。

目前,仲景食品主营业务毛利率已连续三年下滑。数据显示,20172019年,该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5.28%43.82%42.01%。对此,仲景食品在招股书中解释,这与仲景食品制作原材料香菇梗、花椒等成本上升有关。

单拿食品原料香菇梗来看,作为仲景香菇酱的主要原材料,在20172019年,仲景食品香菇梗采购价分别为13.90/千克、17.20/千克和25.05/千克,分别上涨23.74%45.64%

受原材料涨价影响,2018年到2019年,仲景食品主打产品香菇酱(210g)直接材料成本分别上升4.44%9.57%。为了转嫁原材料涨价带来成本上升,20182019年间,香菇酱(210g)每瓶销售均价为5.66元、5.99元,分别上涨5.85%7.86%,但由于提价幅度均略低于原材料涨幅,近三年毛利率依旧没有止住下滑。

不仅如此,涨价带来的负面效应也越发明显,以招牌产品210g香菇酱来看:2018年,香菇酱产品首次提价,营收下降21.60%2019年,香菇酱产品再次提价,营收同比增长11.06%,但低于2017年的2.34亿元。其产品销量也呈逐年下滑趋势。

 

此外,在其招股书中表明,自2008年至今,随着公司对于市场的长期培育,香菇酱成为一个单独调味酱品种为市场所接受。市场中同类型的产品在逐渐增多,比如老干妈、海天等品牌也开发出香菇酱产品,市场竞争愈发激烈。

因此,业内人士认为,仲景食品急于上市,与其目前面临严峻的市场竞争格局有很大关系。

还有一个很简单的例子,2020年,仲景食品预计营业收入为71,278.65万元至73,508.00万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13.47%17.02%,但在2019年,老干妈营收破50亿,仲景食品的营收相比还不到七分之一。

营收相差较大与产品渠道有直接的关系,目前,仲景食品的销售范围以华北、华东和中部地区为主,经销商的数量在1000家左右。而目前海天味业已拥有全国销售网络,100%覆盖地级以上城市。截至2019年末,海天味业总经销商数量达到5806家,同样的,老干妈品牌的销售渠道也十分发达。

更为致命的是,与同行相比,仲景食品营收与净利润年增长率均低于行业水准。在招股书中,2013年至2018年,19家调味品上市公司合计总营收与合计净利润的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10.81%28.96%。但2013年至2018年,仲景食品营收与净利润的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7.28%2.07%

如果海天味业、老干妈等巨头把目光转向香菇类产品,仲景食品将面临香菇类产品主阵地失势的局面。

 

此外,自2008年推出仲景香菇酱开始,为了丰富自己的产品体系,仲景食品相继开发了仲景调味油、北极蓝蓝果酱、辣辣队辣酱等产品。但在其招股书中能看到,这些产品所贡献的营收依旧只是少量份额。

归根结底,在仲景食品拿手的香菇酱产品之外,附加产品一经推出就会遭到其他品类赛道的巨头打压。

03

“老干爹”的苦恼

此次仲景食品上市,意味着其背后的“宛西系”向食品领域迈进一大步,但孙耀志的整体布局绝不局限于食品板块。

纵观全局,目前宛西系资本主要集中于中药、汽车等行业,其中食品和药品都属于旗下的“大健康产业”,除了食品,在宛西系资本的“药房”板块里,如今张仲景大药房成立16年,其年收入也早已超过30亿元。

在宛西系实控人孙耀志的棋局中,已经在A股上市的西泵代表着其在汽车产业的版图,仲景食品则代表着其在食品板块的势力,除此之外,还有在制药领域没有上市的仲景宛西制药,知情人士透露,将这三家企业运作上市,是孙耀志的最终目标。

 

孙耀志

但时间才是企业最大的敌人,1951年出生的孙耀志已经69岁了,此前孙耀志曾表示“我这一生一定要把这个事干完,今年63岁,再干7年。”而今年正是第6年。

家族企业的传承问题是一项重大的挑战,很多老一代企业家往往面临接班人的问题。目前,在宛西系担任高管职位的是其弟孙耀忠、儿子孙锋、女儿孙杰。

和孙耀志一样,孙耀忠也是军人出身,在1980年退伍后,先后内乡县任职石油公司副经理、宛西制药副总经理。2001年,西峡县汽车水泵厂被宛西制药控股,变成宛西系旗下控股企业,孙耀忠在2002年由宛西制药转到西泵出任总经理。

而孙耀志的儿子孙锋,于1975年出生,在1997年,22岁的孙锋被父亲派往埃特玛多功能膜材料公司任销售部经理。20004月,孙锋在上海月月舒出任总经理,三年后孙峰被孙耀志被调回总部后,孙锋先是在孙耀志身边当了总经理助理,而后在宛西系内任多项高管职位。

2007年,孙耀志在一次受访时谈及接班事宜说:“我明年把我的总经理交出来,叫他当总经理,锻炼锻炼。”和孙锋一样,孙杰也在宛西体系内任职,在孙锋被调离上海月月舒妇女用品有限公司后接任了总经理一职。

 

在此次上市的仲景食品中,能看到诸如朱新成女儿、孙耀志女儿配偶等很多有直系亲属关系的持股董事。

放到整个宛西系也同样如此。可以说,在孙耀志的家族企业里,既有职业经理人,也有自己的儿子、女儿、弟弟在把持企业版图,家族化管理色彩较为浓厚。

在孙耀志儿子孙锋逐步接手整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时,也遇到不少争议。此外,如何处理职业经理人和家族企业直系亲属管理者之间的关系,成为摆在接班人面前的难题。

如今,尽管“老干爹”已经上市,但这并不意味着仲景食品可以高枕无忧。对于仲景食品以及背后的“宛西系”而言,真正的考验或许才刚刚开始。

参考资料:

《当代豫商创业传奇》;孙学敏

宛西孙耀志产业遍及各行,将国企变家厂靠月月舒发家;一波说

成本不足三元的香菇酱也能做上市!仲景食品,能否成为A股调味品搅局者;市值风云

太惊讶了,仲景香菇酱品牌故事和来历居然是这样的;香菇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