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当前位置: 公司新闻 » 饮料 » 正文

这家卖了几十年奶的公司,一上市就要对标农夫山泉!

  •   来源:快消  作者:快消君  发布日期:2021-02-19     
 卖了几十年的奶,刚上市拿了点钱就去收购水企——均瑶这事儿,究竟靠不靠谱呢?

01

收购落地

近日,均瑶健康发布公告称,拟以现金购买的方式收购三座山饮品不低于70%的股权。本次收购完成后,三座山饮品将成为均瑶健康的控股子公司。受收购三座山饮品消息的影响,均瑶健康次日盘中一度涨停,最终收盘时回落至每股19元,涨幅为6.26%。

均瑶健康称,本次收购有助于推动其依托优质水资源,强化产品上下游协同关系,增强综合能力和盈利能力。矿泉水有望成为均瑶健康成长的“第二曲线”。对于本次收购,各方同意三座山饮品100%股权估值以5000万元为基准,但最终交易价格还需要进行评估后待确定。

公开资料显示,均瑶健康于1998年8月在湖北宜昌成立,也是国内最早生产与销售常温乳酸菌饮品的品牌企业之一,产品主要包括“味动力”、“奇梦星”等品牌乳酸菌饮料、植物蛋白饮料、甜牛奶等。

 

均瑶健康还在公告中透露,自己的矿泉水水源来自湖北恩施,水中硒(xī)和锶(sī)的含量两项指标均超过了国家标准两倍以上。一业内人士表示,均瑶健康可能汲取了恒大冰泉的教训,想依靠富硒、富锶的矿物质水打开市场,制定精准灵活的营销策略来实现准差异化市场定位。

三座山饮品于2015年成立,主营矿泉水的开采、生产及销售,现已建成四条现代化矿泉水生产线(小瓶水、壶装水、桶装水、一次性桶装水),是中原地区品类齐全的一家现代化水企。旗下自有品牌有“岩心水润”、“吉熙”,联盟品牌“山外人家”。值得注意的是,三座山饮品成立至今仍未实现盈利。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三座山饮品实现营业收入为148.26万元,净亏损33.91万元。

均瑶健康收购三座山饮品,不仅需要面对三座山饮品的亏损,同时还对食品安全问题承担着一定的风险。依据湖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2020年10月14日发布的公告,三座山饮品界限指标(偏硅酸)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规定。可以说,在产品正式上市前,均瑶健康对于三座山饮品还有很多前期的“改良”工作需要完成。

当然,均瑶健康入局矿泉水领域,也并不意外。近几年,矿泉水乃至整个饮用水都是景气度很高的生意。农夫山泉上市后,钟睒睒的首富神话更是吸引了从乳企到酒企等一众快消企业入局饮用水行业。

据咨询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2014年-2019年,我国包装饮用水销售额从1196亿元增长至2017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1%。其中,2014-2019年,天然水及天然矿泉水市场规模的复合年增长率分别为24.8%和18.4%%,2019年的市场规模分别达到372亿元和151亿元。

 

在农夫山泉的影响下,A股也出现“沾水即涨”的趋势。均瑶健康两次公告切入饮用水赛道后都迎来大涨;去年11月,由于不准商业性伐木而聚焦饮用水业务,吉林森工正式更名泉阳泉,此后8个交易日最大涨幅超过70%,到今年一月中旬时,泉阳泉累计涨幅达到167.58%。

不过,蛋糕看起来好吃,实则难啃。

饮用水行业竞争态势异常激烈,相关数据显示,在国内的瓶装水市场上,怡宝、农夫山泉、康师傅、百岁山、娃哈哈、冰露六大品牌已占据了近八成的市场份额。此外,有业内人士表示,恩施的水源属于公共资源,并不具备排他性,每个矿泉水生产厂商都可以来恩施寻找合适的水源,换句话说,在湖北早有布局的农夫山泉同样可以生产富硒、富锶的矿物质水。

总而言之,并非每一个水品牌都可以成为农夫山泉。因为,在这个赛道,追赶、超越、落后是时有发生的事。对于均瑶健康而言,开拓新板块还要经历从无到有的过程,短时间内,很难与现有的矿泉水龙头展开竞争。

02

跨界不易

事实上,由于激烈的市场竞争,以及新冠疫情的冲击,再加上难以摆脱对大单品的依赖,上市后的均瑶健康屡屡跨界布局,试图寻找新的增长点。

大背景是,均瑶健康所在的常温乳酸菌饮品行业存在品牌多、市场集中度低等特点。可以说,并不是一个足以支撑百亿市值的品类。

欧睿国际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大陆地区均瑶健康的市场占有率约为15.1%。不过,乳酸菌市场的行业壁垒并不高,不仅有均瑶健康招股书中列出的东君乳业、福建好彩头食品、小洋人生物、东营一大早乳业等中小企业参与其中,还有伊利、蒙牛、光明等乳业巨头不断蚕食。

一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常温乳酸菌产品呈现出分散型竞争结构,各品牌均有机会实现反超,即便目前位居第一的伊利,其竞争地位也并不稳固。这意味着,即便现在均瑶健康的“味动力”系列仍占有15.1%的市场,也有随时丢掉的可能。

 

另外,均瑶健康上市后发布的首份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99亿元,同比下降26.0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9亿元,同比下降22.85%。延续上半年业绩颓势,2020年前三季度均瑶健康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27.41%和33.84%,降幅进一步扩大,可以说是业绩惨淡。

相对而言,常温乳酸菌饮品的市场更依赖三、四线城市,对线下销售渠道要求较高。数据显示,均瑶健康主要靠经销商渠道,直销渠道作为微乎其微。2020年前三季度,均瑶健康经销渠道收入为7.06亿元,同比下滑27.54%;直销渠道收入为0.038亿元,同比增长10.32%。而均瑶健康共有经销商数量1319个,主要集中在华东地区,新增经销商数量不及预期。

值得注意的是,均瑶健康还面临着较大的减持压力。自上市以来,顶着“乳酸菌第一股”光环的均瑶健康在二级市场中的表现并不好。在上市之初连收五个涨停之后,均瑶健康股价便开启了下跌行情,以结束涨停的2020年8月26日计,截至均瑶健康同年12月宣布进军矿泉水行业前,股价跌幅已超过35%。

事实上,仅在去年12月,均瑶健康便多次发布公告宣称业务拓展。一方面,公司拟耗资2.31亿元在上海购置办公用地并进军矿泉水行业,并全票通过了设立全资子公司上海均瑶天然矿泉水有限公司的议案,拟通过其开展矿泉水新业务,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另一方面,均瑶健康还在去年12月27日再次公告称将进军益生菌领域。由此看来,这家去年8月份才刚刚上市的饮料公司,似乎雄心勃勃。

不过,均瑶健康跨入的另一个赛道——益生菌市场,也颇为拥挤。

均瑶健康在上市募资时,募资近12亿元,如果刨除品牌升级项目的3.8亿元,也有近8.2亿被用于乳酸菌项目。不过,目前我国益生菌市场竞争激烈,健合集团、澳优乳业、汤臣倍健、恒天然、蔚蓝生物、科拓生物等均有涉足,不仅如此,海外益生菌企业在此竞争中业更具优势。与国外相比,我国新食品基础研究薄弱,缺乏核心技术,如我国现已批准的益生菌品种多为外资企业垄断。

 

从均瑶健康的招股书来看,2019年,均瑶健康的研发费用仅有221.46万元,仅占总营业收入的0.18%。以汤臣倍健为例,2019年同期研发费用为1.25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2.38%。有观点认为,均瑶健康的研发投入显著低于益生菌行业的可比公司,由均瑶健康主要负责益生菌菌株的研发,看起来并不像是个好主意。

通过大举跨界,均瑶或许可以尝试找到新增长的机会,扭转目前尴尬的境遇。不过,乳酸菌市场与益生菌市场尚有一定的关联,相比之下,跨界做矿泉水面临的压力就更值得业内外细细考量了。

0
分享到  
 
 

微博评论
内容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