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当前位置: 公司新闻 » 其他食品 » 正文

专访欧洲植物基市场创新领军者SOJASUN素芽膳:从种类到品类,家族企业的创新之路 | 玲听

  •   来源:Foodaily  发布日期:2020-07-16     
 

这是Foodaily的第一次越洋采访。作为采访对象的,是法国百年家族企业Triballat Noyal帝芭的当今掌门人,也即家族第三代掌门人Olivier Clanchin奥利维·格朗诗。这是FoodailyAlpro之后关注到的又一个家族企业,不过不同的是,帝芭是一个100%的家族企业。

1874年的奶牛农场开始,帝芭如今已然成为欧洲豆制品行业的先驱者,并且在整个植物基行业扮演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旗下的植物乳子品牌Sojasun素芽膳,曾在1988年以一款100%植物基大豆酸奶闻名于世,且至今保持着强大的生命力。

 
图片来源:Kom& Do

也许是因为看多了大大小小的美国植物基品牌,突然发现一个欧洲传奇植物基品牌觉得异常兴奋;也许是因为在30多年前植物基发酵酸奶还在欧洲市场空白,甚至世界上也远远未成为热点时,帝芭就可以凭借优秀的生产工艺创造出Sojasun素芽膳抢占欧洲市场而感到惊讶;也或许是完全被Olivier奥利维幽默自信的人格魅力、以及百年品牌所表现出的自强不息所感染和感动……

一路走来,帝芭总能在披荆斩棘之后又化险为夷,也总能把每一次危机都作为机遇并给予漂亮的反击。这也许就是Olivier反复提到的:在他眼中,品牌最强大和珍贵的地方并非什么技术壁垒,而是品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积累下来的历史底蕴。

今天,我们就跟大家分享这个品牌,是如何在危机中找到机会点、在冒险中不断前进,从一开始的小作坊成长到如今欧洲植物基市场的中流砥柱?传奇的家族企业背后都经历了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1

三次里程碑式的突破

Olivier今年53岁,有三个孩子,是帝芭家族的第三代掌门人,于90年代初进入公司,并在2005年的时候从父亲手里拿过接力棒成为公司董事长。

帝芭最早成立是在1874年,那时候“公司”其实只是一个小作坊,生产牛奶和奶酪制品,由Olivier的外祖父母照料经营;直到1951年,他们买下了一块大农场,决定把它做成一个现代化的企业和工厂。因此,这一年也被视为Triballat Noyal帝芭正式诞生之年。

之后在品牌的发展历程中,出现过3次里程碑式的事件,帮助和推动帝芭在法国、甚至欧洲市场上站稳了脚跟:

1975年,Olivier的父母因为身边的食品安全问题嗅到了有机食品的潜力和价值,决定开始生产有机食品;

1988年,面对奶源不足的困境,帝芭转而生产植物基食品,于是品牌第一款100%植物基大豆酸奶面世,Sojasun素芽膳诞生;

2017年,企业通过了AFAQ评级,符合ISO 26000 CSR标准,这是要求最严格的QSE认证之一。

 
图片来源:Sojasun

正是这些关键性举措成就了如今的帝芭——在过去五年实现约35%的增长,去年营业额达到3.36亿欧元,拥有1400名员工和17家工厂,以植物基食品,有机植物基、动物基食品,奶酪,蛋白营养品四类产品闻名于世,在成为创新型、增值型市场中的先驱和佼佼者的同时,也在欧洲和海外建立了巨大的分销网络。

Olivier为我们详细讲述了这些故事以及其来龙去脉。

 

2

没有冰箱冷藏,牛奶该如何保存?

时光回到1951年,是Olivier的外祖父母买下农场、帝芭正式诞生的这一年。

那时候人们还没有冰箱,牛奶等乳制品生产出来后也只能在农场周围很小的范围内售卖,因此很多成品最终都会被浪费掉。到1966年的时候,他们买了1000头猪,把所有奶酪辅料和工厂废料都喂给猪吃掉,然而这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食物和资源浪费。

直到1968年,Olivier的父母加入公司,他们希望能够做出一些改变,改变公司当前的困境,他们思考了许久:怎样才能使产品富有生命力和活力,让它的保质期长一点,以让更多人食用它、享受它?

当时,超高温消毒法(UHT)才刚刚发明不久,还未流行起来,但是Olivier的父母还是决定尝试这种方式对牛奶进行灭菌。如此,产品就可以突破小村庄的范围局限,保存的更久,让更多人吃到;并且这也极大地减少了浪费,为公司节省许多成本。这样的解决方式在现在看来甚至不足为人称道,但却在当时为帝芭解决了最为棘手的困难。

 

3

食品安全隐患初现,有机食品应运而生

帝芭坐落在法国布列塔尼大区,这是一个在整个欧洲都非常著名的农业产区,周围有很多农户做牧业养殖,帝芭的很多奶源都来自于此。

Olivier的父母跟农户们的关系非常友好。他们相信,要想更好地利用本地的产品原料及优势,与当地人民建立联系是最好的方式。

 
图片来源:Nourrir.com

1975年的一天,Olivier的父亲在路上碰到一位农户,看到他正在耕种豆角,父亲随口向农户要些豆角做午饭吃,农户回答说:这个豆角打过农药,我自己家人都不吃,是供给那些让我种豆角的人的。

父亲很震惊:当农户自己种的作物自己都不愿意吃的时候,对于环境、地球的影响会是什么?我们该如何帮他们寻找回种田的初衷和动力?于是,Olivier的父母就产生了生产有机食品的想法,包括有机牛奶、有机酸奶等等,后来还设置专门的品牌Vial进行生产和售卖。这些产品在当时受到行业和消费者的无数好评。

 

4

缺奶就造“奶”,植物乳进入版图规划

帝芭很注意营造和维系和周边生态系统的关系,除了与农户保持紧密联系,也注重与消费者的沟通,比如,从有机奶的消费者那里,获得了“植物奶”的灵感。

帝芭有机奶在1975年开始上市,但是那时候会喝有机牛奶的人很少,大多数人对于它背后的价值意义并没有那么有体会。而那些愿意为有机牛奶付出更多溢价、走在市场潮流前端的消费者,也在不断给品牌提供很多个人建议和想法,比如说,能否借助植物来代替牛奶?

直到80年代,政府出台牛奶生产限额制度,市场上没有那么多的牛奶原料可以使用,所以这就演变成一场“奶源争夺战”的游戏——谁的牛奶多,谁就是优胜者,而周围那些巨头乳企也随时可以“吃掉”帝芭这样的小公司。

Olivier的父母作为公司的管理者,也非常担心公司的未来和合作农户的利益。于是,他们决定一定要突破这个障碍圈为自己争取机会,既然抢不过大公司,那就另辟蹊径开拓新市场。于是,植物奶的念头在他们心里“蠢蠢欲动”。

而就在此时,起源于中国的大豆,这个神奇的植物进入到了他们的视线。

Olivier的介绍,当时法国乳制品市场消费者分两个“流派”:一个是有机乳品的消费者,成熟理性,在接受并选择有机奶的同时,也知晓植物基乳制品的优点;另一个是普通大众市场,当时的法国消费者还不知道大豆是什么,所以就需要品牌帮助消费者慢慢理解:大豆不仅可以喂牛吃,也可以给人吃,并且营养很丰富。

而在教育消费者的同时,帝芭也在快马加鞭地为了做好产品而日夜钻研它的工艺和技术。讲到这里的时候,Olivier稍显兴奋,他称那是一段可以被称为“战斗”的经历,因为整个团队从早到晚都在做研究。

另外一个困难是,植物基不同于公司多年来轻车熟路的动物基,是个全新的领域,Olivier回忆道:“首先要动员的就是员工,因为进入植物领域,需要我们面对众多新的挑战:调整设备、培训销售团队,全新的思考方式,以及以更高标准的组织方式进行生产。”当然,正是有了这些坚持和探索,才有了Sojasun素芽膳,才成就了帝芭的今天。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小插曲,帝芭曾在法国电视媒体发广告推广Sojasun素芽膳产品,然而做广告的投入都比卖产品的回报多。正在困境中,出现一个意外的惊喜,Sojasun素芽膳的产品虽然在当时没有得到法国市场的认可,却意外得到了大豆故乡中国人的认可。和中国一家企业的大豆饮料及酸奶交钥匙工厂的项目,帮助素芽膳渡过了这次难关,这也是为什么素芽膳对中国怀着深深感恩之心。

之后,慢慢地,植物基乳品才在法国市场火起来,并被更多人所认可。

 

5

Sojasun素芽膳:从大豆到麻籽,当之无愧的植物乳制品冠军

作为欧洲第二大植物基品牌,Sojasun素芽膳创立于1988年,拥有欧洲最丰富的全天然系列产品:超鲜酸奶、常温饮料、即食食品…成立之初,Sojasun素芽膳首创并推出一款100%大豆发酵酸奶,随后不断拓展品类,2014年又推出第一款麻类甜点,如今已拥有一系列基于法国本土非转基因大豆而制成的乳制品,且植物基酸奶也从以大豆为主要原料扩充到麻类、燕麦和杏仁等不同种类;此外,随着植物肉概念的兴起和火热,品牌还推出大豆汉堡等方便速食食品。

 
图片来源:Invest in Bretagne

Olivier透露道,作为植物基酸奶市场的领导者,Sojasun素芽膳在法国的市场份额已超过60%,品牌遍布全球30多个国家,在欧洲所有大型零售超市均有售。论其根本,是品牌先进而卓越的生产原料、自主技术和独家配方:

原料方面,品牌在筛选和质控环节拥有30年的经验,与大豆种植户密切合作,确保使用最高品质的原料,以生产出最优质的产品;技术方面,经过多年的实践经验,Sojasun已经研发出一套独有的豆汁加工和发酵系统,以帮助掩盖各种不良气味,并且营造良好口感和顺滑质地;配方方面,品牌也采用一系列独家配方,运用多种超鲜酸奶活性培养物,并且全盘掌握整个发酵过程,从而创造出口感绝佳、零添加的健康植物基酸奶。

豆乳产品对于广大女性消费者而言具有特殊的吸引力:不仅可以提供能量,还能避免因发胖增重和不利健康而带来生理和心理上的负担,而且原料含有的植物雌激素还能帮助调节女性内分泌水平,且具有一定的排毒功效。因此可以说,素芽膳的豆乳系列产品真正将高营养与真情感进行连接和融合,从而为消费者带来最佳的食用体验。

我们Foodaily办公室的小伙伴们在品尝完Sojasun素芽膳的大豆酸奶和植物肉汉堡后,一致给予产品很高的评价:不同于国内植物基发酵酸奶,素芽膳大豆酸奶顺滑而醇香,不仅没有大豆的苦涩风味,还有一股淡淡的香甜味;植物肉汉堡也是意外的美味,除了在形状、颜色和风味上与真肉极近似以外,连肉的拉丝质感也与真肉如出一辙。

 

6

帝芭帝国的丰富版图

作为一个纯粹的家族企业,帝芭在百年发展历程中逐步建立起以奶酪、有机食品、豆制品、营养品为主要业务的4个产品矩阵,而后不断完善和拓展,真正建立起帝国企业无可撼动的竞争力。

 
图片来源:Triballat Noyal帝芭集团

值得一提的是,帝芭还是欧洲唯一一家兼顾三种动物奶(牛奶、山羊奶、绵羊奶)和植物奶(大豆、麻籽)的生产商。

 
图片来源:Google

不过Olivier也告诉我们,公司目前处于一个双重环境中:一方面,有机食品和植物性食品获得了消费者前所未有的追捧,竞争愈加激烈;另一方面,对于那些传统饮食习惯已经根深蒂固的消费者而言,传统乳制品市场依旧需要巩固和创新。

因此,为了应对农产品生产不稳定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帝芭订立了家规:植物基食品和动物基食品各占 50%,有机食品和传统农业产品各占50%。这样一来,各个业务单元之间便可以相互支持、相互弥补,并确保在竞争不太激烈的市场分支中获得较高的利润。

就像Olivier开的玩笑:不要把所有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不然一摔就全碎了,我们要多线布局!

 

7

把营养从田野健康地送到餐盘,一家使命感十足的企业

从采访中,我们深刻感受到帝芭企业从董事长到员工不同的人内心深处对于环境保护的相同愿望。用Olivier的话说,从外祖父母创办企业之初,环境保护就被定为公司的价值核心,深深扎根在每一任领导人、每一位员工心中,他们信奉“把营养从田野健康地送到餐盘”的使命,这远在环保成为全球趋势之前。

而他们也确实是这么践行的。从1975年启动有机产品的生产,到2017年通过ISO 26000 CSR标准,Triballat帝芭手里握着好几张生态牌:白色主楼外立面上的太阳能板、生物燃木材锅炉和生物柴油运输车队……这些创新性成果已经被视为这家百年老企业的标志和象征。尤其是今年这场疫情,更让他们坚信要维系和保护人类与生态环境之间的关系。

 
图片来源:LetsgoFrance

 
图片来源:Foodaily每日食品

另一方面,疫情也让Olivier更加深刻地意识到健康食品的重要性。健康营养的食品可以帮助人们提高免疫力,拥有更平衡的健康状态,而企业则应该担负起这个责任,帮助消费者通过“吃”来达到健康的目的。

Olivier说道,疫情期间出现的一个很明显的变化是,消费者变得更倾向于寻找安全的、本地生产的、原料天然简单的产品,因此,帝芭也将继续创新,在从田野到餐盘的每一个环节都精益求精,并将这种创新穿插进系统性扶持本地区产品的可持续发展理念之中,不仅让企业发展得好,也让当地的农户获得更多帮助和利益。

 

8

小结

谈及帝芭接下来的计划,Olivier奥利维透露正在做一些组织上的改革和创新:目前整个公司的规模结构稍显臃肿和沉重,导致敏捷性和灵活性可能不如小企业,所以接下来,他会给予员工更多的自由发展空间,通过组织管理的创新,激发他们的积极性、活力和创新力,带动产品的创新。同时,品牌也会更加注重自身和农户、和整个行业的链接,并且希望能够靠自己的力量,带动和搅动这个市场一起进步。

“要不断更新,不断创新。有机市场和豆制品市场已远远不是80年代的那个样子,无论规模还是竞争者,都发生了巨大变化。”Olivier奥利维强调道。

整个采访中,Olivier奥利维都传递着一种积极乐观的正能量,他相信,每一个看似障碍的难点都可以成为机会,只要提前去想它,就可以抓住机遇。而且无论企业之间、企业与消费者之间,还是企业与大自然之间,都应该是合作关系,而不是互相对抗和斗争,因为只有合作才可以有更多有价值的碰撞,就像“肥沃的土壤”一样。他说:“我们支持协同,反对对立。”

与此同时,Olivier也向行业发出邀请,向中国的食品企业和品牌发出邀请,在2020年,Sojasun素芽膳希望寻找到中国优质的合作伙伴,通过Licensing品牌技术授权许可方式合作,在中国土地上一起合作成长,把素芽膳30几年来在大豆、植物基领域的创新经验、技术能力带到中国,共同带动“大豆”故乡的植物基跨出一大步,赢得宝贵的市场准入时间。

另外,在今年的FBIC全球食品饮料创新大会上,奥利维Olivier ClanchinSojasun素芽膳中国区总经理也会为我们带来精彩分享,且Sojasun素芽膳作为今年十一大新XIU品牌之一,其各个系列的所有产品都将出现在我们的大会展区供大家品鉴体验,一起期待!






0
分享到  
 
 

微博评论
内容正在加载中,请稍候……